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说说美国的国庆

发布时间:2019-12-04 23:23:38

到今年9月,我搬来华盛顿已经整整十年了,华盛顿已成为我居住时间最长的城市。这十年来我一直住在城中心的一个安静的角落里,走路十来分钟便可走到所谓的National上。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叫它的,我一直叫它"国家大草坪"。国家大草坪不宽,几十米,最多一百米的样子,但是有 公里长,东西走向。东头是国会,西头是林肯纪念堂,中间是华盛顿纪念碑,华盛顿纪念碑向北一点便是白宫。

每年美国国庆(7月4日)的主要庆祝活动就在这个国家大草坪上展开。首先,美国人没有巨型国庆。反正十年了,阅兵我是从来没有看过,听也没听说过。老实说,不怕大家笑话,连中国式的那种阅兵英语该怎么说我都有点拿不准。如果我叫它military我会照美国的习惯把它想成军乐队那样好玩的东西。但是,祖国的阅兵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扯远了。回到正题。

说美国的国庆,必须先从美国人的游行说起。参加游行的都是什么人呢?有一些固定的游主,如叁军仪仗队,打头就是他们。哎呀,那个好看,清一色挺拔高大的小伙子,每次看到他们就连我这姨妈级的老女人都免不了心里乱跳。仪仗队过去后,天哪,后头跟着的敢情都是些什么人啊?塬来这游行是街坊级的,谁报名谁游,管事儿的就是本城大权在握的公园管理局。于是,有中学生乐队,有煺伍军人车队,有举着大气球、乱哄哄不成形状、不明来历的家伙们,有南美某某民族的歌舞队,有狗阵(当然都有主人牵着,至今倒是还没见过猫阵)……男女老小,肥的瘦的,高的矮的,白的黑的黄的棕的,整个一个叁教九流,七零八落,不成体统。每队人马过来,路旁站在坐着的观众便会向他们尖叫喝彩。观众没纪律也就罢了,游行的人也没个游行的样子,一高兴就跑出队形,跟路边的人拉拉扯扯,嘻嘻哈哈上了。当然了,那叫什么队形啊?甭管横竖,误差少则几尺,多则数米,所以有人再多跑出去几米也没关系。

这是游行。国庆那天一整天,国家大草坪上都有活动。有军乐队演出,就在草地上,观众随便往那里一站,看就行了。国会那端会有个类似中国那样的联欢晚会,将近日落时开始,幕色降临时结束。这个晚会一无例外地是爱国主义主题。舞台是预先搭好的,对着国会,观众坐在舞台与国会之间宽阔的草坪上。演出没有“票”这么一说,想看的人顺着指定的通道排队入场便可。我因为从来没去排过队,电视上的转播也有好好看过,所以无法好好给大家一个报告。倒是看见过观众背着包,拿着水,穿着拖鞋和大裤衩排队的情景;对他们坐在草坪上观看的景象印象也比较深。一句话,就是个街道联欢会的样子。或者跟某些电影里那种乡村看戏的情景没有两样。

国庆的压轴戏是烟火。烟火炮设在林肯纪念堂与华盛顿纪念碑之间的水池子附近,天一黑便放(一般是在9点前后),全程共20分钟。这20分钟里,人们聚集在草坪上、草坪周围的街上、附近任何开阔的地方或地势高的地方,一堆一堆,大堆小堆,闹闹哄哄,到处都是。懒惰的大人们带着折叠椅,闲不住的小孩们带着自行车、scooters,看烟火前先玩儿个痛快。那天上街卖水卖冰淇淋的临时小贩都很赚钱。

对于我来说,国庆的高潮是看完烟火往回走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着烟的味道。你就看吧,东西南北,往哪儿走的都有,一条一米来宽的人行道上穿插着好几股方向相反的人流。人们说话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在夜空中散开、放大。烟火这东西真是好东西(别忘了,那是我们中国人的发明!),好像很让人提神儿。看20分钟的烟火,无异于灌4两白酒,弄得大人小孩都有点“高”。于是平常行人斯斯文文、彬彬有礼的街道上,国庆那天晚上看完烟火总能听到大唿小叫声、放肆的笑声、高声的聊天,夹杂着一些捣蛋的小孩和少年在街边放烟花的嗤嗤响声。在那样的街道上和人流中往家走,感觉好像走在一个不同的时间里,更基本,更自由,更像人该像的样子。

这就是美国的国庆。年复一年,没有变过。我已经太习惯它了,以至于以前从没多想过。现在一边写,一边想,突然觉得它很亲切。它是你的、我的、大家的、人民的。那一天,我们唯一能看到的政府,就是带着墨镜在街上巡逻的警察和公园管理局那几个穿着棕黄色制服、戴着布阳帽的家伙们。

凌源监狱管理分局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长沙市雨花区东山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西宁治疗性病费用
青海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山东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