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超魔构筑师 第四百九十章 命脉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4:14

超魔构筑师 第四百九十章 命脉

“自然脉搏?这具武装……真能用于战斗?”

一名少年的无心之言,激起无数反响。

“依我看,这具自然脉搏,或许是用来滋养魔力,或者领悟规则的武装……”有人猜测。

“嗯!我也这样觉得。”有人赞同。

“这具武装,其特性,究竟是……”有人一头雾水。

……

喁喁私语之声回荡,众人时而交换视线,低声说着什么,神情古怪。

这具自然脉搏,若非是李仪的作品,一干少年几乎要怀疑,此武装为粗制滥造,或者是并未用心。

不过,真正的强者,感官却截然不同。

“创生么?这一缕缕流散的气韵,已有几许法天象地的韵味,与天地共鸣!”顾嫣然眼波荡漾,心中暗忖道,“这具自然脉搏,与天道交融,自然不显山不露水……大隐隐于市,这句话,对道化武装一样适用!”

“这股灵魂波动,虽然平和,却极为深邃!”狄明月一脸讶异,暗道,“打个比方,如果说我们几人的武装,是叮咚作响的一汪泉水的话,这具自然脉动,是一平如镜的湖泊,无声无息,却深幽莫测!”

“这具自然脉搏,其魔力律动既深且长,犹如蛰龟老鼋,殊为不凡!”石弘眼神微动,神情感慨。

……

“此物,就是魔法灵魂?怪不得,三阶武装,会被称作武装师的分水岭……”

李仪眼睛微眯,神情宁静淡泊,唇角一抹弧线扬起,笑意越来越重。

意识海中,一头小兽奔走扶摇,上下纷飞间,鱼龙百变,不断变幻。

其形无定,时而化作一头霜月独角兽,踏浪而行;时而化作一头丛林树妖,对影起舞;时而化作一头深绿孽龙,搏击长空;时而化作一头花妖精,振翼高歌,声音婉约。

“哦?”

李仪摩挲下巴,露出饶有兴致之色。

这具自然脉搏,其魔法灵魂并无定式,千变万化,神秘无方!

李仪清楚,这种属性,是其所独有。

其他的三阶武装,虽然都有魔法灵魂,但都是定形的灵魂,不会变化。譬如,圣裁碧鳞的魔法灵魂,是一头玉鳞白蟒;弦月脉冲的魔法灵魂,则是一头逐月青鸟。

“这是……开始融合了?”李仪观摩一阵,神情微变。

心灵交感!

这道盘踞于识海的魔法灵魂,既有独立意识,同样又血脉相融,灵魂共鸣,犹如一具分身,感觉极为玄妙,难以言喻。

“看看吧,这具武装……”

李仪不再多想,闭目感知,一缕缕武装讯息,涌上心头。

良久后,他睁开双眼,瞳中精芒荡漾,沉声道:“这具自然脉搏,其特性,名为——命脉!”

此特性,强大无匹!

……

“哦?快看,府主大人起身,看来是要测试这具武装了!”

“让我们也瞧瞧,这具武装,究竟有何不俗?”

……

众人心生好奇,都瞪大了眼睛。

不过,事实上,绝大多数的少年,都未抱有太大期待。

毕竟,这具武装从表面上看,实在太平庸了。

“——天国之门!”李仪想了想,长吸一口气,抬起右掌,徐徐吐出四字。

“天国之门?”

众人闻言,交头接耳,无数讯息流传开来。

天国之门,也是召唤术的一种,不过,是相当鸡肋的一种。

此术

,顾名思义,可构造一道通往天堂的通道,大门开启,召唤无数天国生物!

不过,此术仅是构造天国之门,却并非召唤天使,因此从门中走出的天国战士并不听从号令,全凭自我判断。

不过,此术虽鸡肋,在炼狱、罪渊等绝地,倒也不失为一种保命法术。

嗡!

李仪身后幽光摇曳,无数秘法符文激荡回旋,化为一道符文漩涡,喷薄出汹涌圣辉,光辉勾画,渐渐衍化为一座神圣巨门。

咚!

正在此时,自然脉搏清辉浮动,一道深沉浩大的心跳响起!

“嗯?”

顷刻间,圣辉流转,巨门溃散,辉光重新勾画,化为一头圣辉璀璨的光明巨兽!

嗷!

光明巨兽仰天咆哮,声音肃杀而神圣,气象辉煌光芒万丈!它遍身密布神圣符文,隐然排列为光明阵列,簌簌抖动间,鲸吸牛饮地吞噬魔法元素,化为己用。

“此法术,不是天国之门么?门呢?”

“这头光明巨兽,究竟又是什么?”

“太古怪了!”

众人低声交谈,满腹疑窦。

很快,他们的疑惑被解开,但却生出更多疑惑。

光明巨兽张开血盆大口,喉中圣辉荡漾,一道光之漩涡旋转,喷吐出无数光翼天使,化作汹涌光潮,波澜壮阔!

吼!

战吼悠扬,天使们前赴后继,遍身圣辉璀璨,有手持圣光鸢盾的天国盾卫,有重甲强驹的天国御林,还有手持教典的天国诵者,个个圣符缭绕,气息雄壮。

哗!

哗然之声响起,人群中一下炸开了锅,人人震惊。

“六级的天国之门,理应只能召唤出天国禁卫和天国咏者,哪能召唤出天国御林?”

“这召唤速度和数目,也实在太可怕了……”

“还有,这道天国之门,怎么会迟迟不散?”

众人眼神纳闷,心头疑惑变得愈发强烈。

这一记看似简单的天国之门,在李仪的手中,似乎获得了全面增强,犹如升华,脱胎换骨!

天使横空,圣咏萦绕,符文飘洒,仿似满空的金色太阳,凝聚为一股慑人压力!

“卑微的凡人,跪下!”一名天国御林俯视李仪,傲然道。

他手持赤焰战刀,座下是圣辉战骑,遍身炽热光明,气息浩瀚,力量不凡。

“跪?”李仪唇角微翘,面露讥讽之色,“你们这些鸟人,不过是我用来测试武装的靶子罢了,还敢大言不惭?”

光幕之外,众人神情大变,着实替李仪捏了一把冷汗。

要知道,眼前的天使,数量已然近百!

“找死!”天国御林勃然大怒,赤焰斩刀高扬,伴随着一弧狂暴炎月,圣歌飘摇,轰然砸下!

“——方寸屠场!”李仪吐出四字,不退反进,脚下涟漪生灭,欺身上前。

嗡!

他十指飘摇,如鲜花盛放,身外浮现无数道纵横交错的氤氲血线,弥散着凛冽杀机,割裂虚空,撕碎生灵!

咚!

与此同时,又一道神秘脉搏响彻,光影交织,在李仪身外凝为一道磅礴身影!

“这是……”惊呼声再起。

这道身影,肥硕而暴虐,双手是两道血色弯钩,脸上覆盖着诡异面具,遍体充斥着狂暴无俦的血气和杀机,犹如炼狱屠夫莅临!

撕拉!

撕拉!

撕拉!

此獠身体肥硕,动作却快得不合常理,在李仪身外咆哮狂舞,血勾纵横,牵拉出无数道血线线条!这一道道千姿百态的线条,久久不散,所触之物纷纷断裂,血光飞溅!

不管是天国御林的重甲,亦或是天国盾卫的圣光鸢盾,或者是天国诵者的魔法防御,都如同空气一般,没有半点效果。

“啊!”

“我的胳膊断了!”

“主啊,这是魔鬼……”

……

李仪步步向前,神情淡然,闲庭信步一般。

但他的身外,屠夫之影回旋,无数血线百折千回,形成一座血色圆球,触者无不被撕成碎片,断肢飞舞,血流成河。

几息后,这道屠夫之影消散,但已经留下了一地尸体!

就这片刻功夫,一众天使已被杀得胆寒,神情畏缩,纷纷后退。

此时,观战的众人此时才反应过来,惊叫不断。

“那,那是什么?”

“法相么?”

“不可能!府主大人的法相,怎会是那玩意?”

“但是,此獠好强,强得离谱!”

……

众人心惊胆寒,哗然之声不时响起。

“退?既然来了这里,都是过河的卒子,恐怕已经退不回去了……”李仪勾了勾手,微笑说道,“来吧!”

“我主荣耀!”

“主啊,请赐予我力量!”

“杀了这个人类!”

……

天使们互看一眼,纷纷发出战吼,紧咬牙关,扑杀而上!

“——火球术!”李仪眼神一凛,淡淡道。

“火球,只是火球术?”

众人闻言,再次愣住。

李仪神情淡漠,身后的符文漩涡中,一头七彩斑斓的凤凰之影浮现,其目光炽烈,遍身弥散着暴虐炎息!

这头七彩凤凰,每一枚羽翎都截然不同,竟是一枚枚属性不一的烈焰符文,散发着高深莫测的规则韵味,烈焰焚天。

一声凤唳,其双翼展开,无数枚火球凝聚,汹涌而出!

这些火球,属性不一,有星炎火球、尸焰火球、狱火之球、冰鸾火球,甚至还有赤龙炎息,暴怒强大!

无数火球汇聚,汹涌奔腾,化为一线烈焰浪潮,摧枯拉朽!

轰!

光羽凋零,仅是一击,一众天使在烈焰中飞灰湮灭,尸骨无存。

李仪走上前,神情平静,手掌抬起,放在光明巨兽的额头。

嚎!

光明巨兽惨嚎一声,身形炸裂开来,化作纷飞的流光,消失无踪。

……

“这……”

投影前方,每一个人都呆住了,脑袋仿佛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一片空白!

他们完全无法理解,眼前这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

甚至,他们完全看不懂,这是法术,还是战技?

“这,就是‘命脉’了!”李仪徐徐回味,面露一抹微笑,“众生赞诗,可法术化为生命,而自然脉搏则更进一步,是——意境化生!这具武装,能将大道规则,演绎为生命!”

贺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青岛治疗癫痫病医院
玉溪牛皮癣治疗方法
贺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青岛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