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驭魂天下 第六十八章 岳霖变虚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9:22

驭魂天下 第六十八章 岳霖变虚

第六十八章岳霖变虚

秦浩然的眼前,那还有哪个老态龙钟的金一斗,只有一个与岳霖年龄差不多的书生。

他结实的胸部将原穿的那件衣袍扯紧,露出了肌肉的粗旷线条。

“金家主。”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异口同声呼唤道,都想证明自己,是不是在梦中

金一斗原是金丹巅峰,可现在看上去,就是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平凡书生。

“难道这次灵魂签约,失败了。”秦浩然内心嘀咕,脸上呈现出愧疚的神色。

然而,金一斗兴奋得泪如雨下,他频频説道:“陛下,老奴代金氏一族,谢陛下。”

“金家主,你……”秦浩然言辞闪烁,不好意思问道。

金一斗説道:“老奴已突破。”

“突破,化婴了?”岳霖问道。

随着他又摇一摇头,在飘云谷,他见过的化婴修士上万,却没有一人象此时金一斗这种状况。

化婴修士,哪怕他只是瞧你一眼,化婴威压就能让你跪伏在地。而金一斗给他的感觉,就如邻家大叔一样,亲切与宽厚。

“非也。”金一斗笑着,回答干粹简洁。

“难道是变虚?”岳霖笑道,声音中含有讥讽的味道。

“正是。”

岳霖闻言摔倒在地,口中挤出来三个字:“不……可……能。”

一般威压自天而降,落在岳霖身上,岳霖幸好是躺在地上,才没有显得狼狈不堪。

但传来的痛苦,让他不由自主的发出病疼的呻吟。

岳霖从地上爬起来,没有再看金一斗一眼,而是向秦浩然,露出乞求的目光。

“陛下,老奴原接受陛下的契约,望陛下成全。”岳霖恳求道。

金一斗活生生的例子,岳霖也想一步登天,人已经臣服,又何必再乎那一纸之契。

“可…”秦浩然有diǎn儿犹豫不定。

“岳家破天令,具有同样的效果。”岳霖知道秦浩然修为不足,怕被反噬,立即提醒秦浩然。

秦浩然掏出岳霖刚才给的玉佩,置于掌心,立刻感觉沉甸甸地,有如山岳一般的沉重。

秦浩然看了一眼玉佩,又看了看跪求在地的岳霖,一咬牙,右手一挥,一张古老契约出现在他手中。

契约与先前给金一斗的那份没有两样,依然散发出深遂与苍桑。

岳霖双手接过契约,郑重将之展开,平放在草地上。

他接过金一斗递来的xiǎo刀,朝秦浩然一叩首,然后伸开左掌,xiǎo刀轻轻在食指上一抹。

一颗殷红的血珠从他食指尖冒出,岳霖毫不犹豫地将它拭擦在契约上,然后忐忑不安地闭上了眼睛。

此刻,秦浩然的心更不平静,金氏家族的心星,那是由七大变虚,一千多化婴修士的修为凝聚成,还有整个金氏一族的血脉之力。

可这岳氏的破天令,有些什么威能,他不清楚。

然而,他选择了相信,相信岳霖,更相信岳霖代表的家族。

护道者家族,让秦浩然自信,破天令决不平常。

破天令躺在手中央,一股暖流在他全身流淌,四肢,躯干,随后向他面部流去。

蓦然,秦浩然前额的那一枚天狼印记,如同一头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似张开了血盆大口,不断地吞噬着那一股股涌向头部的暖流。

此时,破天令立即闪耀着蓝光,整座树林化作蓝色的海洋。

狂风带着吼叫,向树林刮来,大树随风摇摆,一时枝折叶飞。

u形山谷,所有修士跑出营地,上万改命,数千成丹修士,如蜂一般,向这树林拥来。

金一斗见风暴中心的众人,身体一时无恙,便随风飞到树林的外圈。

左手一扬,一道金色圆圈将树林包围。

“入圈内者死。”一震耳欲聋的声音在树林周围回荡。

“变虚老怪。”所有飘云谷修士立即止住了脚步,他们后退了数步,看着发着蓝光的树林,徘徊不去。

叶依然也停止前行,她搂着黄一菲臂膀,声音颤抖的説道:“没事,陛下肯定没事。”

“瞧你,陛下当然没有事。”黄一霏应和道,她目光一直盯着树林。

远处,无数飘云谷修士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前面树林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是异宝出世。”

“你怎么知道?”

“傻瓜,你能不能用头想想,变虚老怪都来了,不是宝物是什么?”

“变虚老怪来了,我们留在这儿,干什么。”

“看看不行么。”

瓢云谷所有修士伏倒在地,双眼盯着树林,眼中全是贪婪之色。

留在原地,他们并不只有看看的意思,浑水摸鱼的事,他们很乐意去干。

那机会能不能出现,他们不知道,但他们必须准备好。

飘云谷上万修士已作好了准备,可远在数百万里之外大晋岳氏家族,却与往常一样生活。

大晋佛山寺,那座破败的庙宇,依然门可罗雀,没有香客,连僧人都差不多走光了。

大殿香炉边,那闭目诵经的老僧,忽然张开了双眼,目光穿过已没有窗户的窗口,望向辽阔的夜空。

“xiǎo家伙,我助你成功。”老僧自言自语。

随后左手拿起身旁木槌,右手抓起身前的木鱼。

“梆梆梆”老僧一边敲打木鱼,口中念念有词。

声音虽低,却在夜空回荡。它穿山涉水,传遍大晋每个角落。

大晋的每个城市,每个山村,那些没有一丝修为的凡夫俗子,忽然睁开了眼睛,矇矇胧胧之中,diǎn燃了自己的心灯。

而岳氏家族,所有人打开心扉,对着夜空祈祷,口中叨咕着:“臣服,我愿臣服。”

飘云谷,岳氏子弟都睁开双眼,无论是改命,成丹,还是化婴。

“我不臣服。”一执法堂成丹老者,拒绝打开心扉;“我堂堂执法长老,无论在飘云谷,还是在俗世中,都能呼风唤雨,岂臣服他人。”

执法长老对着夜空,声音似铁,铿锵有力。

他的话音刚落,一阵木鱼声传来,他清晰地听到一段经文。

那是一段超度亡魂的经文,执法长老听着听着,如痴如醉。

“爸……爸……”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喊声,执法长老充耳不闻,一直到他肉身,还有灵魂消失,他都含笑听着经文。

“我臣服。我打开心扉,diǎn亮心灯。”儿子擦干眼泪,盘座在床前,面向夜空。

一盏心灯diǎn燃,心灯上闪烁着父亲的面容。

“孩子,为父错了,不应贪恋世俗的权利,岳家是护道家族,切记。”

“孩儿记着了。”成丹境的儿子説道,那心灯立即熠熠生辉。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6html"qrcode{w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w: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are;margin-bottom:5px;}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官方,最新章节也可以在上看啦!diǎn击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回复"大奖你的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会员等您来领!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是否可用医保卡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怎么收费的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价格是多少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开车怎么走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需要花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