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小飞象现真人童话之殇为狮子王阿拉丁神灯蒙

发布时间:2019-04-25 17:25:36

文丨云飞

迪士尼之野望,在过去的3月被反复讨论。美国东部时间3月20日,迪士尼收购2十世纪福斯影视类资产正式生效,好莱坞迈入了5大时期。不断进击中的文娱巨头,还剑指流媒体领头羊Netflix,试图打赢新媒体时期的伟大战役。

资本并购的背后,是一切为了IP的商业逻辑。粉丝们已经开始畅想,回归后的X战警与死侍,将在不远的将来回归漫威宇宙,为新世纪以来最为赚钱的好莱坞电影宇宙,再添一把助力。

一样是榨干经典IP的最后一滴剩余价值,脱胎迪士尼经典童话的真人电影,却没那么好运。3月29日,中美同步公映的《小飞象》在内地票房不尽人意。首映当日,《小飞象》仅入账1277万,大盘乃至还没有破亿。猫眼票房专业版显示,该片终究或将报收1.74亿。

放在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序列中,《小飞象》与《魔境仙踪》《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为倒数TOP 3,创下了在中国市场的票房新低。事实上,难以“起飞”的《小飞象》折射出迪士尼真人童话的羸弱与乏力——与漫威、皮克斯等旗下厂牌相比,迪士尼本部倾力打造的真人童话,反倒落了下乘。其缘由究竟几何?

用深挖IP来规避投资风险,蔚然成风的真人童话片

以动画片起家的迪士尼,几乎成了动画的代名词。人们提到迪士尼,常常就想到了经典的米奇形象。这家从未被交易过的好莱坞大厂,拥有使人眼红的IP宝库——其中米老鼠、唐老鸭、高飞、小熊维尼为自有IP,白雪公主、花木兰是在经典故事中发掘IP,漫威、皮克斯、卢卡斯则是收购IP。得IP者得天下,正是迪士尼打造文娱帝国的终极武器。

把迪士尼经典动画形象,变成真人电影,无疑是一个绝妙的主张。最早的成功实践,来自于2010年问世《爱丽丝梦游仙境》,这部制作本钱为2亿美元的真人童话,在全球席卷10.25亿票房,大赚特赚的市场前景,让本就善于重温经典的迪士尼嗅到了商机,就此拉开迪士尼真人童话的序幕。尔后,《魔境仙踪》《灰姑娘》《美女与野兽》《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等作品接连问世。

用经典童话承包美好记忆,具有童年滤镜的真人童话,唤醒了观众的少女心。《爱丽丝梦游仙境》成功的背后,其实是利益驱动的商业考量。事实上,早在1968年迪士尼就发现真人电影的市场潜力,《万能金龟车》成为当年票房冠军,坚定了迪士尼从主打动画到真人电影的决心。

尔后,奇特冒险、童话改编、家庭喜剧、励志剧情成为迪士尼真人电影的四大类型。奇幻冒险有载入史册的《国家宝藏》《加勒比海盗》系列,家庭喜剧则有《101斑点狗》《公主日记》等代表作,励志剧情以《麦克法兰》为翘楚。2010年后蔚然成风的童话改编,来自于大制作+大明星+大场面的爆款公式失灵。

2010年,奇特冒险片《波斯王子:时之刃》和《魔法师的学徒》等作品遭受市场与口碑的两重滑铁卢,正当迪士尼影业萎靡不振时,《爱丽丝梦游仙境》横空出世,让迪士尼看到了全新商机:把经典童话进行真人演绎,无疑能继续深挖IP价值,经典新编本身就有无穷话题与关注度;减少高投入高风险的大制作影片,也能控制市场风险。

打得一手如意算盘的迪士尼,在2019年就有3部童话真人电影上映——3月29日《小飞象》,5月24日《阿拉丁》和7月19日的《狮子王》。除此之外,迪士尼第一位华人“公主”刘亦菲主演的《花木兰》,自官宣之后就备受期待。

市场表现不及漫威,内地观众其实不迷信童话IP

自2010年《爱丽丝梦游仙境》以来,共有9部影片在内地公映,以下是这些影片的票房、口碑表现情况,从中可以发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的市场规律。

从北美市场看,在9年时间内,11部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出现了两座高峰:一次是开启改编大潮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全球票房到达10.25亿美元;第二次是2017年问世的《美女与野兽》,为12.64亿美元。到达5亿-10亿美元量级的次高峰,也有两次,分别是2014年《沉睡魔咒》的7.58亿,以及2016年《奇特森林》的9.67亿。

有四次大获成功,也有票房没法覆盖成本的亏损之时。《爱丽丝梦游仙境2》《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均没有到达市场预期,号称制作成本到达1.7亿美元的《小飞象》,在北美票仓的表现不如人意,北美预测首周末5800万美元,也恐将再次亏损。

作为迪士尼本部的得意之作,童话真人电影也难以与子品牌漫威等量齐观。从全球影市的票房排名来看,《复仇者同盟3:无穷战争》《复仇者同盟1》《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黑豹》位列TOP 10,13.46亿美元《黑豹》超出《爱丽丝梦游仙境》一大截,《复仇者同盟3:无穷战争》更到达了惊人的20.48亿美元。

从内地市场看,迪士尼真人童话的表现也忽高忽低,很难如漫威超级英雄片有稳定的基本盘,其票房区间覆盖了从1亿到10亿。从豆瓣口碑来看,试图复刻童年经典记忆的尝试,并不太受欢迎,所有真人童话电影都没有出现8.0以上的力作,反倒是原创动画如《寻梦环游记》《无敌破坏王》系列等大受好评。

很是有趣的是,在对待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上,内地观众与北美观众的审美有所差异,直接反应是高票房影片的重合率其实不太高。如全球票房最高的真人童话片《美女与野兽》,在内地影响力反而不如IP基础薄弱的《奇特森林》;开山之作《爱丽丝梦游仙境》在内地表现,也不如暗黑童话风的《沉睡魔咒》。不言而喻的是,截然不同的中西文化背景,让观众在面对童话IP时有不同的童年滤镜。

整体口碑不尽人意,市场基本盘不及漫威,票房表现忽高忽低,中外审美分野明显,是我们对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的基本判断。

是要成人还是要低龄?经典新编亟需走出套路化

“迪士尼重塑经典,皮克斯创作新经典,而梦工厂则是逗比反经典。”对迪士尼来讲,经典新编如何重塑,是值得反复思量的终极困难。

塑造童话世界中的视觉奇观,是迪士尼在真人童话改编上的惯常路数,美轮美奂的场景、服装和殊效,成为“铸造”少女心的最好武器。经典童话《灰姑娘》问世,观众被莉莉·詹姆斯的蓝色舞裙所冷艳,这套镶嵌了1万颗施华洛世奇水晶,花了16个裁缝550小时才做完的裙子,与水晶鞋、南瓜车等复古元素相互闪耀;《美女与野兽》中的艾玛·沃森,其黄色礼服花费了180英尺的绸缎欧根纱,用3000英尺丝线缝制而成,耗时12000小时,也成为童话世界中不可多得的美好奇观。

华美动人的外表之下,能否完成新瓶装旧酒,才是迪士尼在真人童话改编上的关键所在。原封不动地出现经典,和“毁童年”式的暗黑改编,是迪士尼清晰可循的两条基本路径。正统还原的《灰姑娘》与《美女与野兽》,复刻了经典童话的梗概,耳熟能详的故事并不能给观众带来新鲜感,因此对经典元素的还原才是成败的关键;《沉睡魔咒》《爱丽丝梦游仙境》等则向暗黑童话迈进,《沉睡魔咒》把睡美人的美丽传说变成了黑女巫的洗白大戏,《爱丽丝梦游仙境》则融入了导演蒂姆·波顿的诡异哥特风,童话新编有创新的元素融入,也有挑战观众习惯的风险。

不言而喻的是,不管经典童话的视觉再现如何流光溢彩,其故事内核仍然是几十年甚至几百上千年的老旧套路,王子与公主的美好结局、坏人好人的标签化处理、真人电影与低幼趋向的割裂等,已愈来愈成为无法规避的创作难题。

上映以后,《小飞象》在豆瓣上的评分仅为6.8分,与1941年版动画片的8.2分相距甚远。在评论区,友所评价的“无趣老套”、“充满说教”、“拖沓温吞”、“幼稚枯燥”等关键词比比皆是,正是迪士尼真人童话的“老大难”。就在《小飞象》上映之前,2018年底问世的《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也是以平庸资质备受争议,终究为观众所抛弃。

题材广泛的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或可鉴戒漫威超级英雄片的类型融会。对类型片游刃有余的漫威电影,把千篇一律的超级英雄片嵌入到不同的类型中:《美国队长》系列有战争片与谍战片的质感,《银河护卫队》被称作太空歌剧,《蚁人》主打温情的家庭风,《蜘蛛侠》则好似青春片——

从这个视角动身,《美女与野兽》的成功在于强化了歌舞片的元素,《灰姑娘》用水晶鞋与王子的舞会构筑了奇异世界,而失败的《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本应当发挥芭蕾舞剧的特点,行将上映的《狮子王》要有宫庭剧的史诗风格,而《花木兰》则要融入战争片的看点。

“欢笑不会停,想象力不会老,梦想永不停歇。”迪士尼真人电影之路,照旧漫长。

发热的物理降温方法
月经后期的颜色
气血虚痛经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