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诗人杨克畅谈余秀华冒犯俗世是艺术家的特权

发布时间:2019-11-10 21:54:25

  诗人杨克畅谈余秀华:冒犯俗世是艺术家的特权

  诗人杨克

  ◎深圳特区报钟润生

  日前,着名诗人杨克来到深圳中心书城和读者交流,分享他的诗歌创作经历与感受。杨克是中国重要诗人,多次应邀出席日本、澳大利亚、德国、芬兰、挪威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诗歌交流活动,对国内、国际诗歌创作走向有自己独到的观察与思考。为此,就目前诗歌界多个热点话题,采访了他。

  余秀华的诗感情强烈,有冲击力

  采访的话题从最近络爆红的诗人余秀华谈起。最近一个月,因为“农民、脑瘫患者、诗人”的标签,再加上一首名为《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诗,“余秀华”三个字如火山爆发,在朋友圈里成为热门词汇。目前,已经有两家出版社火速签下余秀华的诗集出版。余秀华和余秀华的诗歌,被大众媒体和诗歌界热议。她的诗水平如何,各有赞弹。

  在谈论余秀华的诗歌前,杨克首先觉得很多自媒体、大众媒体的标题叫“农妇脑瘫诗人余秀华一夜爆红”,这是非常不文明的做法,显然对人不尊重。对于余秀华的诗歌的整体印象,杨克觉得还是不错的,“好诗有多种向度,不仅李商隐的才是好诗。‘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是老少皆知的佳句。‘上邪,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亦是好诗。余秀华的诗感情强烈,有冲击力,我编年鉴诗选肯定会收入她的诗作。”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是余秀华流传最广、争议最多的诗作。有评论家说,这首诗浅白、不高妙,甚至噱头太重、冒犯了传统文化。杨克并不这么认为,他说:“‘修辞立其诚’,对于余秀华来说,这首诗就是她从心底说的真话,同时,冒犯俗世是艺术家的天然特权,没有必要从道德的高度评判一首诗。

  还有一种比较流行的观点说:“余秀华是否因为脑瘫和农妇身份,才被关注。”杨克觉得没必要太纠结于此,他说:“这又有什么不好呢?诗人不是常说人道主义,常把人性挂在嘴边吗?即使有这些因素,对弱势和残障人士给予温暖和关爱,也是诗与人的本义。现在,因为大众和各方面的关注,余秀华的诗集发行上万册了,她的生活处境略有改善了,这不是一件好事么?”

  好诗要经得起专业批评和大众阅读的“剪裁”

  从余秀华的话题,延展开来,就是一个注定没有标准答案的话题:到底什么是好诗?这个话题,几乎贯穿了每一次全民诗歌争论。对于这个问题,杨克谈到自己理解的“好诗的尺度”:“什么是好诗?诗歌圈内强调变异,圈外则喜好常态。读者的尺度是人类的普遍情感,简单的深刻。比如,诗人顾城写嘉陵江:‘戴孝的帆船,/缓缓走过,/展开了暗黄色的尸布。’诗人们赞许他妙手偶得的独特,但千百年前乃至千百年后老百姓只吟诵韩愈‘水作青罗带’。尽管余光中自鸣得意《白玉苦瓜》,最后也只能屈服于大众偏爱的《乡愁》,戴望舒更是因一首闲作反而得名的‘雨巷诗人’。舒婷的《致橡树》,批评家和诗人尽可以不那么看好,却‘众口铄金’。”

  另外一个话题是“国际化”。包括一些知名汉学家在内的评论家,认为中国新诗歌近百年,突破不大的原因是诗人一直固守在自己的生活中,没有“走出去”,忽略了交流、对话、沟通和国际背景的重要性。杨克觉得“国际化”没那么重要。“历史上很多伟大的诗人也没有什么国际背景,比如李白当时跟世界上其他国家的诗人有什么交流?德国诗人歌德写出了杰出的诗篇,歌德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我参观过他的故居,有一间屋子叫北京厅,但我觉得其实他和中国诗歌并没有太多交流,也一样能写出他的优秀作品。”杨克说,艺术家有两类,一类人是在交流、对话、互文、沟通的大背景下写出了杰作,可确实有不少优秀的艺术家很可能与他人没什么来往,对异域文化知之甚少,有的诗人甚至与跟自己住在同一个城市的诗人都没有来往,更不用说国际化交流了。

  诗歌在中国

  没我们说的那么“边缘化”

  关于诗歌,近年来有一个充满悖论的现象:一方面,人人都在说诗歌边缘化,一方面诗歌活动又特别多,久不久就会有一次关于诗歌的全面争论,尤其是一些大型文学奖评比,总少不了诗歌的话题。

  对于“边缘化”问题,杨克的自觉是:“情况还是有所好转了。”他说:“中国上世纪80年代因为是社会转型期,人们特别关心文学,诗歌特别火热,那时候其他方面的娱乐也少。后来大家忙于挣钱、忙于发展,有点忽略了诗歌。但是,近年我认为情况还是有所好转。去年5月份我和法国诗人安德烈·维尔泰在东莞朗诵,除了音乐演奏,没有唱歌跳舞等其他表演,主要是个人朗诵,也来了好几百听众。后来又和洛夫在东莞朗诵,来了七百人。所以也不能说人们大都不关心诗了。还有一个变化,、络上也有许多关心热爱诗歌的人,微博、也转发了一些诗歌。”

  杨克举了个例子:广东这几年一直在做“小学生诗歌节”,这个活动每年有几万小学生参加,转发最多时,一首诗歌被转发了3万次。3万人转发是非常大的读者群了。因为每个微博可能有几百、几千、几万、几百万的粉丝。这说明诗歌在中国没我们说的那么“边缘化”。虽然诗集的发行量一直上不去。但有那么多、微博在转发,诗歌阅读没有停止。

  “为什么还有人关心诗歌?”杨克说,中国是个有文学传统的国家。中国人为什么在上骂诗歌?如果真的不关心就不骂了。

  链接

  杨克,1957年生,广西人,中国第三代实力派诗人。编审、一级作家。现任广东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作品》杂志社社长。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委员。出版《陌生的十字路口》、《杨克诗歌集》、《有关与无关》、《石榴的火焰》等10本诗集,《天羊28克》、《石头上的史诗》等3本散文评论随笔集。诗作选入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家出版的多语种选本。曾分别获中国大陆和台湾文学奖多项。个人多次应邀出席日本国际诗歌节以及澳大利亚、德国、新加坡、印尼、菲律宾、芬兰、挪威等国家和地区的文学节或诗歌交流活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原标题:诗人杨克畅谈余秀华:冒犯俗世是艺术家的特权

  稿源:环球

  作者:钟润生

租房知识
手机知识
民生娱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